gggogep

[江戴]失樂園

好棒 ^_^。

紗影燐尋:

被屏的果真是歌詞,刪了就發上來了ryyyy




*管不住我的腦洞 自由放飛(唱


最近會少更周翔,梗用光光了需要reload,我怎麼寫怎麼不滿意(氣自己




*艾特不了,反正妹子你看得到的。




*江波濤x戴妍琦,吃我一發超級冷的BG,一刷tag發現坑裡居然有人,嚇死寶寶了。




*(包括隱藏的)私設超級多,一發完結。




*BGM:林宥嘉-天真有邪










***






你發現其實你並沒有忘記過去那個無悔、無恨地愛一個人的你。










天真  有 邪。






                    --林宥嘉_天真有邪










01.








「呃...」「噢!」




戴妍琦買到販賣機裡的最後一瓶雪碧,愉悅轉身就撞在了一個男子的肩上。






「啊!對對對對不起!」




「沒關係~」




戴妍琦抬頭才發現她撞到的人是輪回的副隊長江波濤。






「哎對不起我沒注意看,江大大我請你喝飲料吧!」戴妍琦說完馬上從隊服口袋撈出錢包找零錢。




「沒關係的,不用不用!」江波濤想要阻止戴妍琦掏錢包的舉動。






結果戴妍琦臉一皺,發現自己剛剛把所有零錢用完了。




「啊!沒零錢了!對不起我下次請你!」




「哎真的不用!」




「哎唷就當作我賠罪嘛不然我過意不去呀!」






「好好好,下次。」




江波濤拿起錢包裡大把的零錢,開始給輪回隊員們買飲料的大業。




十分鐘前,江波濤連輸了5局的猜拳,被塞了一大串的飲料單。






江波濤一瓶一瓶的投,投到最後看到雪碧那欄,才發現上方大大的紅色叉叉。




感情剛剛雷霆的妹子買走的是最後一瓶?!




江波濤摸摸鼻子,按下了紅茶的選項。








「江大大投這麼多是給隊員的嗎?」本以為該走了的戴妍琦又繞回來了,一雙高馬尾在腦後蹦跳著。




「是啊!你不回去嗎?等等下半場的活動就要開始了!」






「我......迷路了!」戴妍琦理直氣壯的笑彎著眼看著江波濤。






「我幫你拿幾瓶吧!」戴妍琦笑咪咪的從江波濤手上搶走幾瓶抱在懷裡,也不怕幾瓶冰涼的飲料凍著自己的手。




江波濤無奈的笑了笑,只好走在前頭帶路。








輪回隊員目瞪口呆的看著江波濤身後跟著的戴妍琦一起走到輪回的選手席。




「副隊!不帶你這樣奴役妹子的啊!」呂泊遠笑著從戴妍琦手上接過飲料,一臉八卦的看著江波濤。












02.




江波濤至今想到那天的畫面都還是心裡一陣玩味。






這一撞撞出了每一次雷霆和輪回的比賽後都得一起吃宵夜的習慣。






戴妍琦雖然作為聯盟裡少數的妹子,但食量可是特驚人,每每到S市總是纏著江波濤帶她去吃各式各樣的美食,有時候是兩隊一起,有時候是兩個人。




作為一個路癡,戴妍琦非常好的利用了這點。




「江大大!拜託!我特別想吃外灘那間串燒!求求你嘛!我一個人去肯定迷路的!」






戴小姐,你知道依照S市這個塞車法到外灘要多久嗎......


現在都晚上10點半了,去吃完再回來都得凌晨了。






江波濤心裡這麼想,但是還是在好一通沈默之後,讓她15分鐘之後下樓等他。




無奈的拿起車鑰匙,出門。






路過周澤楷的房門,順手敲了門。




「小周,我出去啊,晚點再回來。」




周澤楷對江波濤點點頭,表示理解。










十五分鐘後一台白色AudiA4停在雷霆入住的酒店樓下。




還沒看到人,手機倒是先收到肖時欽的微信。




“小戴又給你添麻煩了,抱歉啊!”




“沒關係的。”江波濤回完訊息抬頭就看到一個往他的車蹦跳過來的女孩。




戴妍琦戴著大大的墨鏡,把整張臉給遮去了大半,一頭長髮在空中一晃一晃的,纏著圍巾把下半臉給遮著,身上卻穿的單薄,10度的天氣卻只穿了件不怎麼保暖的短外套,










「哎不好意思剛剛給隊長逮著了,被唸了一頓,晚下來了。」戴妍琦順手的上了副駕,一上車就扒下墨鏡圍巾外套。「江大大你等很久了嗎?」




「不會呀。」江波濤提醒戴妍琦系上安全帶,就在S市毫無人性的車流中前進。






「哎呀,新的啊?」戴妍琦撇向後座,看到一隻可愛的帝王企鵝娃娃,車都還在行走中,就想伸手去拿。




「哎哎哎你等等車還在開呢,等等紅燈再拿!」




戴妍琦收手,卻又開始在他車上東看西看。




停了紅燈,戴妍琦馬上解了安全帶,大半個身子往後座探,終於是拿到了那個玩偶。




「好可愛啊!買的嗎?」




「之前隊裡一起去夜市玩的時候射飛鏢送的。」




「哈哈哈,跟你們隊服的配色好像啊。」




「是呀,所以大家才說要換這個,結果回來沒人要收他就放我車上了。」江波濤笑了笑,趁著開車空檔揉帝王企鵝的頭了一把。




「不過他好可愛啊!」戴妍琦愛不釋手的蹂躪著手上的玩偶。




明明已經近十一點,S市的交通因為剛結束不久的輪回對雷霆比賽還有某個當紅歌星的演唱會散場,硬生生讓原本半小時的路程開了一個小時。








停車的位置有些偏,江波濤停妥車時,戴妍琦已經抱著企鵝在副駕睡著了。




「小戴,到了呀!」






戴妍琦揉揉眼睛,緩緩地醒來。




「啊,我睡著了......」




戴妍琦手腳俐落的解開安全帶,把外套穿上,圍巾圍上,戴上墨鏡。不過一開車門馬上又縮回車上。




「好冷!」戴妍琦眼淚汪汪地看著江波濤。






江波濤無奈的脫下外套塞給戴妍琦,自己又往後座撈了一件風衣穿上。






近十二點的外灘依舊熱鬧,人潮不算多,手套也忘了帶的戴妍琦,揣著江波濤剛剛從車上翻出來的暖暖包,身上穿著的羽絨外套對身材纖細的她來說大了許多。




就像隻企鵝,走路一晃一晃的。






江波濤走在戴妍琦左後一步的距離,替她把剛剛在車上睡亂的長髮梳順。






女孩子大概是睡飽了,腳步活潑的向前走,一點都不像是不認路一般。






江波濤走在後頭,看著前面鬼靈精怪的小女孩轉呀轉,左看看右看看的,像是這個世界有那麼多美好的事情值得開心。




偶爾女孩發現自己走快了,就會跑回來拉著他往前。








「快點嘛!我好餓呀!」








然而,女孩一下子又會忘記步調總是慢一點的江波濤,又往前蹦跳了一小段距離。






江波濤拿出手機,鬼使神差的按下快門。








畫面中的女孩正巧回頭,晶亮的眼睛、紛飛的黑髮在路燈照耀下熠熠生輝。




「江大大!別再看手機啦!快點快點!」戴妍琦又再度的跑回來,拉著他沒有拿手機的右手,快步往前。








「哎呀你的手好冰啊,對不起搶了你的外套穿!暖暖包給你吧!我也不那麼冷。」戴妍琦一臉愧疚的把暖暖包塞回江波濤的手上,繼續沿著道路向前。






「小戴,想吃什麼?」




「串燒!炒飯!之前來的時候在路邊的那間!」




「這天氣有點冷啊,一次買兩份的話會冷掉的。」




「啊…那怎麼辦...」






「來這麼多次外灘了,你是不是沒上去看過夜景?」江波濤指了指斜前方那棟高樓。




「對呀!來了這麼多次都還沒看過呢!」




「那棟有間酒吧,80幾樓吧,夜景很棒,今天天氣冷的,還是去室內吧?串燒等等下來再買車上吃?」




「好好好!」










03.






江波濤沒有想到第一次來酒吧就是跟一個女孩一起來。


酒吧昏黃的燈光讓兩人不受目光的打擾,倒是剛剛入場的時候戴妍琦被質疑了年齡,已經亮了身份證,戴妍琦對那位男服務生一個眨眼,小小聲地對他說,我給你個簽名,別說出去呀!說完還真的從包裡拿出了一張白紙刷刷刷的簽了一個名塞給那個服務生。


江波濤戴著口罩跟平光鏡,默默地站在戴妍琦後方。




服務生給他們帶了一個角落窗邊的雅座。




戴妍琦脫下外套圍巾跟墨鏡,臉被凍的有些紅,落坐沒多久就拿起手機開始拍拍拍拍拍拍。




不久餐點就上了。




戴妍琦點了雞尾酒跟幾個小吃,江波濤則是因為開車只點了果汁。






昏黃的燈光照映的有點不真實。






「江大大,你之前來過嗎?」




「沒有呀...」




「這裡真的好漂亮啊!可惜太晚來了燈都沒了,嗯!也挺好喝的!」








之後戴妍琦又點了杯調酒。




江波濤就這樣看著前面的女孩把整桌的食物給消滅掉,臉不紅的喝完調酒。








除了榮耀之外,兩人有好多的話題可以聊,吃的,玩的。




就這樣聊到了服務員來提醒他們營業時間差不多到了。








「江大大拍張照吧?」戴妍琦起身擠到江波濤身邊,拿起手機拍了張。




兩人的距離很近,近的江波濤都能聞到女孩的髮香。










女孩似乎很滿意照片,隨意套個美肌就存檔給江波濤發過去。




江波濤提醒她把外套穿上,替她圍了圍巾,架上墨鏡,拎起她的包。




戴妍琦環著他的手臂往外走。






下了電梯出了大樓,刺骨的冷風吹拂著。




戴妍琦大概是有些醉了。






凌晨兩點多的S市也歸於平靜。




「啊!太晚下來了!串燒!」




「下次再來吃吧?」




「好!」












走了一會,戴妍琦突然停了下來。




「怎麼了?」




「突然......很不想回去。」




「嗯?」






「不知道呀......」戴妍琦在路邊蹲了下來,摘了墨鏡,用自己的雙手矇住臉。








江波濤在戴妍琦前面蹲下。


「小戴,明天幾點的飛機?」




「1點多……」






「不想回去?」




「嗯......」




「還是得回去不是嗎?」






「嗯......」






江波濤大概知道是因為最近雷霆接連失利讓眼前的女孩心情受了影響。






「不回去不會困嗎?」




戴妍琦搖搖頭。








「可是我睏了,怎麼辦?」






戴妍琦抬頭,一雙大眼睛起了水霧。














04.






最後江波濤還是由著眼前的女孩,兩人就這樣停在陸家嘴的路邊,繼續剛才在酒吧的話題。












05.




凌晨3點,平日作息正常的江波濤在車上聊著聊著就睡著了。




戴妍琦從包裡摸出充電寶跟耳機,靜靜的坐在副駕。










06.




清晨4點,江波濤因為車上不好睡而自己醒來。




隔壁的女孩認真的看著手機。






「抱歉,不小心睡著了。」




戴妍琦有些驚慌的抬頭,看到睡眼惺忪的江波濤卻笑了。




「沒關係的~」






「四點了啊......」




「是啊!」




「你精神挺好的啊?」




「嘻嘻!」








「真不回去睡一會?」




戴妍琦搖搖頭。






「那......去...看日出?」






「好呀!」






江波濤發動車子,設定了導航。






4點多的S市,難得的一路順暢。




戴妍琦看著認真開車的江波濤,摸出手機偷偷地拍了一張。












07.








清晨五點半,東灘。








江波濤把車停妥,兩人下車。




沿著小道,來到一個亭子邊。




陽光劃破天際線。










兩人坐在亭子裡的椅子上。






破曉之時,時間彷彿就那麼的暫停在這個最美麗的一刻。












戴妍琦還是靠在江波濤肩上睡著了。












08.




最後是江波濤把戴妍琦給揹回車上的。




把人放在後座,蓋上外套。




江波濤估摸戴妍琦大概是酒勁上來了,睡的挺熟的。








再關上車門前,還是忍不住在女孩的額上印下一吻。








卻沒看見在他坐上駕駛座時,後座睜開的那雙眼。








心神不寧的戴妍琦睡沒有很久,再次醒來的戴妍琦,車上僅剩下她一人。




戴妍琦起身。






她看見江波濤站在不遠處,點起一根菸。








戴妍琦像是撞破了什麼秘密一般,心臟狂跳。










戴妍琦想起過去每一次,她的任性要求。


江波濤總是笑著,總是答應她任何無理的要求,從不拒絕。




她怕了,她愧疚的。








她偷偷的拿起江波濤放在車上的手機,打開畫面,憑著記憶解鎖。




解鎖後映入眼簾的,是他們某一次兩隊去唱K時的自己。






戴妍琦關了手機,放回原位。










戴妍琦下車,穿著單薄的衣服在刺骨的寒風中飛奔。






卻又在江波濤身後不遠處停下腳步。






江波濤聽到身後的腳步聲,下意識的熄掉手上的菸。






兩人距離十步之遙,那一刻,身旁再有多大的動靜,都無法撼動兩人。








江波濤先反應過來,往戴妍琦走去。




「怎麼不穿外套就出來了呢?」說著就把風衣脫下給她披上。








「我以為你......」




「嗯?」




「丟下我了。」戴妍琦小小聲的說。




「怎麼會呢?我不還在這嗎?」江波濤攬著戴妍琦,把她往車裡推。






兩人上了車。




「小戴,餓了嗎?」




「有點。」




「吃海鮮還吃羊?」




「海鮮!」




「好,安全帶繫好啊!」








如船過水無痕。












09.




兩人在附近飽餐一頓後,江波濤把戴妍琦送回酒店。






回到宿舍,江波濤收到戴妍琦傳來的晚安和感謝。




拉開肖時欽的微信,發了條訊息。






"讓小戴多睡會,昨天回的晚了。"








江波濤洗了個澡,出來就看到了肖時欽的回覆。




"謝謝你,這孩子就是任性了點,下次別這麼慣著她。"




江波濤哭笑不得的回了個好。




江波濤把手機屏幕的照片換上昨晚拍的那張,設上鬧鐘,入睡。








10.




戴妍琦再一次見到江波濤是在季後賽的總決賽後。




戴妍琦買了機票飛S市。




輪回在主場優勢下與冠軍擦肩而過。








戴妍琦走出場館時,還恍惚著。




恍惚的隨著人潮走到了自己訂好的酒店,直至洗完澡躺在床上了都還在恍忽著。




戴妍琦看著有許多對話的微信,卻一個字都發不出去。








隔天中午,戴妍琦自己吃完了午餐,才慢吞吞的打開微信。




"江大大!我今天開始到S市過夏休期喔!"




下午戴妍琦坐在咖啡廳喝著下午茶時,才收到了江波濤的回覆。




"你在S市了吧?住的地方有訂好了嗎?"




戴妍琦撥通江波濤的電話。




「江大大!我現在在外灘喝下午茶呢!」




「妍琦你打算在S市住幾天?」




「唔.....不知道呢,大概兩個禮拜吧?」




「住酒店?」




「嗯啊!」




「這樣不是挺貴的嗎?」




「還好!我住的這間不貴!」




「我在S市的房剛裝修好,你要借住嗎?離輪回不遠,我回去住宿舍就行,兩個禮拜的酒店可是很貴的呀!」




「行嗎?」




「可以呀,什麼都是新的,雖然有兩間房,但是有一間還沒有放床,我那間給你住,我回去睡宿舍也行。」




「那就麻煩江大大了!」






江波濤開車去外灘接戴妍琦,回去酒店把房給退了,幫她把行李箱扛上車,開到輪回附近的一個小區。




就如江波濤所說,房子是新的,兩室一廳一廚一衛浴,不大間,但裝修的很簡潔明亮。




江波濤的行李箱還完整的在主臥放著。






「嗚啊!裝潢的挺舒服的呀!」戴妍琦一進門就蹦跳的左翻右看。




剛裝修好的房子並沒有太多東西,有些東西還是裝箱放在客廳。




江波濤把戴妍琦的行李箱推到主臥,把自己的行李箱推進了客房。




「妍琦,這間給你住,衣櫃左半邊是空的,你隨意放。」




「好~」




「你們女孩子的洗漱用品我這邊沒有,要不等等去買?」




「好呀~」




「諾,給你。」




「嗯?」




「備用鑰匙,你拿著吧,等等我帶你出去繞一圈,附近超市什麼的都挺近的。」




戴妍琦收下鑰匙,乖巧的點點頭。




「喔對了,電腦還沒組完,你先收行李等我一下。」






江波濤組電腦的技能是從小跟著爸爸練出來的,作為技術師的兒子,從小看著爸爸組起了一台又一台的電腦。




說到江波濤玩榮耀的契機,也跟自家父親脫不了干係。




榮耀對配備的要求非常的高,剛上市的那會多少玩家抱著主機往他家跑,就只為了能順暢的玩榮耀。




榮耀這個名詞被江波濤記住了。




嘉世王朝奪得三冠的那會江波濤才剛上高中,在家閒來沒事就幫爸爸組電腦,測試,玩榮耀,就這樣玩進了離他家僅數百公尺外的賀武戰隊。


賀武戰隊各方面來說都挺拮据的小戰隊,倒是每一台電腦都是出自江爸爸的手。




過不久後江波濤被挖到輪回。








不過進了輪回電腦配備都有技術師專門維護,他就順理成章的把這個技能封印了。






反觀戴妍琦,雖然自己作為職業電競選手,軟體啥的是很熟,但對電腦硬體完全一竅不通。






組裝的過程很快,加上機殼江爸爸寄來的時候已經處理過了,江波濤已經算是老手,組裝起來不那麼費力。




收完行李的戴妍琦就靜靜的在旁邊看。








鎖上最後一片透明機殼,安上電源和網線接上榮耀讀卡機,橙配黑的主機開始運轉。




流暢的開機,安裝基本軟體,下載榮耀。






等江波濤完全處理完,刷卡上榮耀測試了之後,天已經黑了。




客廳的燈不知道是什麼時候被戴妍琦打開的,人正在沙發上滑手機。






「抱歉啊,沒注意時間,附近吃晚餐?」




「嗯?好呀!」








吃飽喝足,帶著她把周邊的商家繞了一圈,買了些生活用品,把人給送回家。




「鑰匙收好了,晚上太晚別出門,電視可以看,電腦也可以玩榮耀了,明天給你帶早餐?想吃什麼?」




「生煎!」




「好,早點睡,別玩太晚。」




「晚安!」










11.




「副隊啊你怎麼又回來了?」孫翔一出房門就看到拖著行李箱的江波濤又回來了。




「小戴來玩了,我房子借她住。」




「不是有兩間房嗎?」




「我哪好意思住?還是回來住這吧。」




「老實說你不喜歡小戴嗎?」孫翔人高馬大,一跨步就摟著江波濤的肩,一臉曖昧的問。




「是喜歡。」




「那就得啦!人家妹子都住到你家去了你還在這裡做什麼?」




「唉,就是喜歡才回來啊......」




「啊?」




「她信任我不是給我踰矩的機會,翔翔明天一早的飛機,不快去睡嗎?」




江波濤打發了孫翔,把自己關進了宿舍裡。








12.




多年前的全明星,戴妍琦撞進了他的生命裡。




那時候江波濤剛結束一段長達兩年的感情。




她是一個好女孩,大他4歲,最終還是熬不過異地的考驗。




一晃眼,兩年半過去了。






江波濤上上週接到了前女友寄來的喜帖。








她要結婚了。




對象是她的大學同學,聽說最後他們分配到了同一個單位而再續前緣。






江波濤打開微信,翻找了許久,終於找到了那個多年未聯絡的名字。






翻了下婚宴日期,在這週六。


看了下婚宴地址,居然是在S市。




還是嫁到S市了啊⋯








終究還是回覆了會到場的訊息。








13.




江波濤對戴妍琦非常上心的事情,在輪回裡不是秘密。




每一次的比賽後一起出去吃宵夜,有時候一整晚夜不歸宿。




但問江波濤,他又說他倆沒在一起。




九賽季拿了冠軍的獎金,第一件事就是開始看起了房子。




鬼使神差的看上了一個有兩間房的小公寓。




成了輪回第二個有車有房的人。








14.




隔天,江波濤起了個大早,出門排隊買了特有名的那間生煎,敲響了自己家的門。




到的時候戴妍琦剛睡醒,來開門的時候穿著可愛的睡裙,一頭睡亂了的頭髮。




「快去洗漱,給你買了生煎。」




戴妍琦回到客廳的時候已經換上了短袖短褲,一頭披散的長髮幾乎及腰,她不久前去染了髮,現在的頭髮是淺淺的栗色,髮尾因為染髮而有些毛躁。




女孩天生麗質,不化妝也美。




兩人邊看電視邊吃生煎。




「對了,妍琦你知道榮耀世界聯賽的賽程嗎?」




「啊?賽程出來啦?」




「今天收到訊息了,賽程從7/17-8/6。」




「好緊張啊!除了我們隊長不知道隊員還有誰呢?」




「小周和翔翔早上剛上飛機,其他隊的不知到呀⋯」




「好希望有一天我也能被選上喔!」




「會的。」






「啊?你說第一場比賽是17號?好快!下禮拜?」




「是下禮拜啊!」




「你們隊有要一起看轉播嗎?」




「不知道呀,不過大家都各自回家了。」




「你不回家嗎?我記得你不是S市人?」




「賽程結束再回去吧,回家就不能熬夜看轉播了!不是嗎?」




「對喔......那我好像也不能回家了。」




「嗯?」




「江大大,你願意收留我到世邀賽結束嗎?」






「啊......好的呀......」








15.




隔天她把戴妍琦丟在南京西路逛街,自己則是去了婚宴。




兩年多不見,女孩成熟了,變得漂亮,變得笑容滿面,新娘總是耀眼的。




江波濤的來訪無疑是掀起了一陣騷動,畢竟S市本地、又是年輕人,其中就包括了許多榮耀的玩家。




江波濤和新娘的姊姊打了招呼,安靜的坐到一個角落桌,那桌的人都是女方的閨蜜,有幾個也是知道他們交往過的。




江波濤對當桌的熟人微笑點頭,隨後他被新娘的姊姊請進了新娘休息室。








「好久不見。」




「好久不見,恭喜你。」






「謝謝,我前幾天有去現場看比賽,呃⋯」




「沒關係。」江波濤笑了。






相對無言。






「抱歉。」






「過去都過去了,沒什麼好抱歉的。」




「你還是這麼的善解人意。」




「應該的。」




「我沒想到你會來。」




「為何不來?」




「也是。」




「快開場了,新娘子該準備了呀~」江波濤笑了笑,兩人站起來,江波濤替女孩理了理婚紗的裙擺。




「我先出去了,祝你幸福。」




新娘笑著,沒有回話。












江波濤喝了不少,新娘的朋友們使勁的灌新郎新娘,也順便使勁的灌他。




一路到十點多才散會,江波濤終於從會場出來,打給了戴妍琦。




兩人在一間酒吧前會合一起坐地鐵回家。




江波濤把戴妍琦送回家,自己又走回輪回的宿舍。




回到宿舍,打開微信,一條未讀訊息顯示在屏幕上。




"今天謝謝你來,我很高興。今天最後來不及跟你說,希望你也過的很好。"




江波濤已讀。




過了一會,還是禮貌性的回了。




"謝謝。"










16.




因為比賽時間在中國時間的凌晨,雖然房子離輪回不遠,但江波濤這樣每天跑也著時累了。




最後還是把客房的床買了,住了進來。




有比賽的時候就兩人備齊各樣零食,在客廳看著大螢幕上的轉播,沒比賽江波濤就開車帶著女孩到處玩到處吃。




還去了很多連江波濤來了S市這麼多年都沒有去的旅遊景點。






江波濤看著這間房子多了很多女孩的痕跡。




一起買的時鐘,一起買的椅子,一起買的桌巾和餐盤,還有很多很多為了戴妍琦而買的女性用品,連洗衣液都換成了薰衣草味的。






兩人就這樣過了大半個夏休期。




江波濤把筆記本電腦搬到不大的桌上,兩人擠著一起打榮耀。












隔日要出門玩的兩人,互道了晚安,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間。




隔天兩人一起吃完早飯,準備出門。


車子在S市可怕的塞車潮裡緩緩移動。終於到了他們的目的地。




就算是夏天還是全副武裝的戴妍琦還是披著一頭長髮。




「妍琦,不綁頭髮嗎?」




「嗯?」




「頭髮披著不熱嗎?」




「還好!習慣了!」




江波濤也就隨她高興了。




戴妍琦在鏡頭前總是把頭髮梳理乾淨,單馬尾、雙馬尾換著綁。




但在他面前總是披著長髮,有時則是會夾起大波浪捲。












而江波濤沒有告訴她的是,其實輪回的選手全跑回戰隊住了,結果江波濤拒絕了每一次他們一起看轉播的邀請。






世邀賽的奪冠之夜,杜明發了一張輪回眾人一起看轉播的照片,艾特了江波濤。




戴妍琦才發現了這件事。




「江~你不去輪回跟他們一起看嗎?杜明哥都在微博艾特你了!」




「沒關係啊,外面下雨啊,懶得出門。」江波濤笑著隨意扯了個理由。




戴妍琦想了想,轉發了那條微博。








江波濤的手機提示在一分鐘後瘋狂響起。




江波濤打開微博。






雷霆_戴妍琦V:杜明哥抱歉啊!你們副隊被我借走了!正在吃宵夜看比賽呢!//@輪回_杜明V:冠亞賽!輪回就差@輪回_江波濤 了大家都聚在一起看呢!


(照片)(照片)




江波濤無奈的笑了笑,轉發了微博。




輪回_江波濤V:抱歉啊小明,客人最大^_^//@雷霆_戴妍琦V:杜明哥抱歉啊!你們副隊被我借走了!正在吃宵夜看比賽呢!//@輪回_杜明V:冠亞賽!輪回就差@輪回_江波濤 了大家都聚在一起看呢!


(照片)(照片)






眾人在電視機前面緊張的看著比賽,最後團隊賽王杰希所操縱的王不留行,以些微的血量,站在了賽場上。




榮耀!






世 界 冠 軍!




戴妍琦激動的哭了。




江波濤一手拍著撲他懷裡哭的戴妍琦,另一手拿著手機發了微博。




戴妍琦終於是哭夠了,兩眼紅紅的,臉也紅紅的。






江波濤揉揉戴妍琦的頭,指了指螢幕上,賽後訪問開始了。




戴妍琦找到了手機,拍了電視畫面,發上了微博。








結果照片上的電視黑色部分的倒影暴露了兩人在一起看比賽的行蹤,反到成了除了中國隊奪冠之外的一個熱點。




因為除了眼尖扒出兩人一起看轉播以外,也從戴妍琦先前的轉發和前幾天的發文得知,戴妍琦現在在江波濤家。




孤男寡女凌晨4點在男方家,還不夠明顯嗎?






然而,還真的不是大家想像中的那樣。




輪回經理苦惱的給江波濤發微信。




江波濤苦惱的對經理說,真沒在一起,我不知道呀。










17.




微博上的話題雷聲大雨點小。




兩個當事人都沒有回應,也沒刪微博。






世邀賽結束,戴妍琦好像也找不到機會再繼續叨擾下去了。




隔兩天江波濤送她到機場,搭上了回W市的飛機。




話題持續延燒,有好多S市的粉絲都指名曾經看過兩人一起出沒。




但,都沒有後續。








18.




江波濤從戴妍琦回去之後,就有意無意的開始疏遠戴妍琦。




可他手機屏幕上的照片,還是那夜在外灘拍的那張。






肖時欽也曾經私下詢問江波濤,江波濤表示他沒辦法總這樣誤了她的清白。




肖時欽無奈的搖搖頭。






江波濤知道自己的確喜歡戴妍琦,但是,他不確定戴妍琦的想法,他很怕他誤會了。還有很多關於身處兩個戰隊的問題,他覺得自己還不夠強大,還沒辦法替她擋住一切的輿論。




他不知道在一起後,聚少離多的異地戀能夠持續多久。






付諸一切的愛一個人,卻開始小心翼翼了起來。




他要考慮的問題太多,有太多的壓力放在他身上。






江波濤突然有點懷念過去那個天真的以為只要在一起什麼都能解決的自己。










他們兩人在次見面是在雷霆主場。




開場前,台上兩人錯身而過。




「好久不見。」




「好久不見呀!」




粉絲們看著台上的人,幾乎降到冰點的零互動,讓粉絲們有種自己是否應生拆散了兩人的疑惑。




戴妍琦看起來依然活潑開朗,和隊友有說有笑,但其實瘦了很多。




江波濤微笑的看著隊友打鬧,話也變少了很多。




但並不影響比賽狀態。




最後輪回以7:3贏了比賽。










賽後的例行宵夜對象,換成了肖時欽。




徹夜暢談完後,肖時欽兩手一攤,撒手不管了。






19.




這個狀態沒有持續多久,在下一次輪回主場對雷霆就恢復了以往吃宵夜的習慣。






直至江波濤退役。






江波濤退役後留在了S市,把原本的房子賣了,換了間三房兩廳一廚兩衛浴附陽台的房,安安份份的在輪回主場旁開了一見咖啡廳。




他沒有丟掉任何戴妍琦留在他家的東西,一件不差的搬到了新家,給她留了一間房。








新一賽季開始雷霆到S市打比賽。




戴妍琦已經成為了獨當一面的隊長。




江波濤在電視轉播上看著走在隊伍前頭的戴妍琦,忽然的笑了。






果真轉播結束沒多久,江波濤的手機響起。




「江大大!」




「嗨~今天想吃什麼啊?」




「外灘的串燒!」




「好,同一間酒店嗎?」




「是呀!」




「十五分鐘後樓下等呀!」




江波濤拿起鑰匙,出門開車。




接近過年,整個城市慢慢的有一點過節的氣氛。




白色的AudiA4停在酒店門口,穿的暖呼呼的戴妍琦,修短很多的大波浪捲束在腦後,綁成一個小巧可愛的丸子頭,把大半個臉埋在圍巾裡,飛快的上車。




副駕駛座上的女孩化了淡妝,手裡抱著那個她愛不釋手的帝王企鵝。




江波濤把車停妥,穿上大衣,圍上圍巾,從後座翻出兩個暖暖包塞給戴妍琦一個。




緩步往高樓走去。




「江大大快點啊!我聞到串燒的香味了!」




「好~」江波濤無奈的加快腳步。




兩人買了幾串烤串,站在路邊吃了起來。




「吃了這麼多烤串還是這裡的好吃啊!」




「妍琦,看夜景嗎?」




「去很高的那個酒吧嗎?」




「是呀!」




「好呀!」






兩人又到了那個酒吧。




戴妍琦點了葡萄酒,江波濤一樣點了果汁。




坐在同一個位置。






「妍琦,你還記不記得,好幾年前我們也是在這個位置。」




「記得呀!」戴妍琦笑的燦爛。




「那天,真的記憶深刻啊......」




「那天我死活不肯回酒店,後來還去看了日出。」戴妍琦害羞的笑了「現在想想都覺得自己挺無理取鬧的。」




「那麼請問戴妍琦小姐,今天還回酒店嗎?」




「不回!我明天晚上的飛機,我們去看日出!」




「好的呀!」






兩人照舊聊到酒吧打烊,一起緩步在寒風中走著,就在半路上,S市下起了今年的第一場雪。




「下雪了呀!」




戴妍琦的黑髮沾上了斑駁的雪,兩人在雪中漫步著。




女孩的腳步依舊輕快,回頭時還是那雙晶亮的大眼睛。






兩人在雪中漫步了大半個小時,帶著一身寒氣上車。




江波濤拿著面紙小心翼翼的把戴妍琦頭髮上的雪抹去,兩人靠的很近。








兩人邊聊天,徜徉在S市近乎無車的馬路上。




江波濤把車停妥在東灘時,天還是黑的,時間才五點多一些。






兩人在車上聊著。






「我記得上次來的時候,也是停這個位置。」戴妍琦在黑暗中,轉頭看向江波濤。




「是呀。」戴妍琦藉著路燈的燈光看見了江波濤勾起的嘴角。




「那天看完日出我睡著了。」




「嗯,還是我揹你到車上的。」




「對啊,不過我醒的時候,你不在車上。」




「我一個瞬間有點慌張,看到你的手機在車上才抬頭看車外。」




「我看到你的時候,你剛好點起一隻菸。」




「呃......我平常不吸菸的。」




「我知道,我從來沒在你身上聞到菸味,只有那次。」








「江波濤,你知道為什麼我以前總是不綁頭髮嗎?」




「嗯?」




「我總希望在你面前能夠不那麼的像個小孩,希望你能多看我一眼。」




「我堅持留了好多年的長髮,開始染髮,開始化妝,試圖讓自己看起來別那麼的幼稚。在鏡頭前我還是那個活潑的戴妍琦,但總還是希望私底下自己能看上去別這麼像小孩。」




「去年夏天,我心血來潮把以前的微博都翻了一遍,我突然覺得,何必要有這些無謂的堅持呢?我就去把頭髮給剪了。」




「雖然剪掉的時候還是哭得不行,但還是現在這樣自在。」




「其實夏天吹頭髮好麻煩的呀,好難吹乾的。」戴妍琦笑了,眼裡含著淚。




「江~天好像快亮了,我們邊走邊說吧?」




「好的呀。」




兩人下車後,江波濤拿著手機的手電筒給兩人照路,並肩前行。








坐在涼亭裡,看著漸漸變亮的天際線。






「江~你今天話好少~」




「有嗎?」




「有呀,都是我在說啊!」




「噢對了,在日出之前,我想跟你自首一件事。」




「什麼事?」




「那天你不在車上的時候,我開了你的手機。」




「啊⋯?」




「對不起,我只是一時好奇,之前不小心看到你手機解鎖後的畫面,想說確認一下。」




「嗯......」






「我大概是從那時候就知道你是喜歡我的。」




「呃......」




「江~別生氣嘛,對不起......」




「我沒生氣。」




「可是你的表情不像是沒生氣呀。」




「我在氣我自己。」




「咦?」




「氣我自己為什麼不早點發現你知道我喜歡你。」




「現在知道也不遲啊?」戴妍琦站了起來,把江波濤也從椅子上拉起來。






「江波濤,我喜歡你,你現在還喜歡我嗎?」




「戴妍琦,我還喜歡你,你願意做我的女朋友嗎?」




「願意的呀!」




戴妍琦突然撲到江波濤懷裡,眼淚撲簌簌的落下。




「一直都願意的呀......」




「對不起,讓你久等了。」








天破曉,被雪覆蓋的東灘映著綺麗的金光。










20.




戴妍琦的微博更新了一張照片。




在日出籠罩下,兩人的剪影顯得唯美。




女孩掂著腳,一個吻落在男孩的臉頰上。








江波濤轉發了微博,沒有說半句話。










21.


好像什麼都變了,又好像什麼都沒變。




這就是成長。






你發現其實你並沒有忘記過去那個無悔、無恨地愛一個人的你。










只是,天真  有 邪。








Fin.










篇幅有點長,我不寫完就再也不會寫完了,我深知自己的尿性(o


結果就是⋯大爆字數。


最初的腦洞明明只有在全明星投販賣機巧遇而已⋯怎麼變成⋯11000字(?????




這個結局是我在寫開頭的時候就想好的。




某些部分,參照了身邊的真實案例。


遇到這種男人拜託,嫁了吧!真的!別猶豫了!






「你發現其實你並沒有忘記過去那個無悔、無恨地愛一個人的你。」這句話是出自林宥嘉的天真有邪。




不知道你們看不看的到天真有邪的MV,但我非常推薦大家一定要去看!真的好戳心!

评论

热度(38)

  1. gggogep糸少可可 ♥ 转载了此文字
    好棒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