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gogep

【英涉】​King of magician// 第一章 // Episode1

當初就是為了這篇才開了LOFTER的……

今天想翻出來重新看一看,竟然發現沒有收藏……

真是……

啊……當初在是微博上……存下來的圖因為手機壞掉,已經找不到了啊……

Hibiki:

【英涉】King of magician
Cp:天祥院英智x日日树涉

(攻受并不明显,偏向于英智左。)

在小说及游戏剧情基础上的衍生,有些许地方做细微展开和调整。

 

// 第一章 // Episode1

 

他是无法撼动的王者。

败于Fine之下后,日日树涉便如是想着。

他对天祥院英智的印象曾经停留在“贵公子”的层面上,偶尔还会在前面加上一个“病弱”当作形容词。Fine这个组合在斋宫宗的描述中只不过是几个有钱少爷取乐的特殊方式,根本不值一提。

而当天祥院英智击败了五奇人,击败了帝王斋宫宗,最终力竭倒下之时,日日树涉忽然对他有了完全不同的认知。

那是个为了胜利不择手段的男人。心计也好,手段也好,谋划也好,每一个计划都轻而易举地将对手践踏于脚底,让所有与他为敌之人输得溃不成军。

日日树涉扶着天祥院英智,刚刚获得胜利的对方脸上没有任何喜悦,苍白得比雪还要透明。他虚软地喘着气,眼神中带着迷离。簇拥在他身边的是刚刚被击败的五奇人,本该陪伴他的队友却早已不知所踪。

莲巳敬人正在联系医护人员。

日日树涉忽然觉得斋宫宗或许说得很对,Fine是个不值一提一碰就散的组合,一如此刻。而那个已经昏睡不醒的天祥院英智,是那个最孤独的王。

皇帝凌驾于众人之上,独坐于王座。

理应有人去侍奉。

“那同样戴着假面的温柔笑脸之下,究竟藏着什么呢?天祥院英智啊……”

 

天祥院英智住院期间,莲巳敬人分身乏术,学院的事情刚刚处理完就马上奔赴医院。住院治疗已经稳定了病情,只是还需观察些许时日无法出院。英智早已习惯于在病房度日的时光,他一直认定自己是个行将就木的人,随时随地便能从这个世界的记忆中消失。

莲巳敬人推着眼镜看了眼横架上的吊瓶,说道:“回到病床上的感觉如何?”

“我本就是被药物针剂所养成的人,病床对我来说,就像家里的软塌一般亲切。虽然我真的非常讨厌输液。”英智正靠在床头读着一本《浮士德》。

敬人瞥了一眼封面,哼了一声道:“你是在构思和恶魔进行一场灵魂交易吗?”

“难道你不觉得我才是梅菲斯特吗?”英智合上书,看着敬人眯起眼睛笑起来,“不知谁才会是与我因缘际会的浮士德?”

“呼……”敬人叹了一口气,“昨天B班的日日树涉对我说,他希望来医院慰问你。我没有给他答复,你的意思呢?”

“哦?”英智的眼睛亮了一瞬又迅速地黯去,“他说了理由吗?”

敬人摇头:“你也知道,他那样不着边际过于华丽的言辞我是难以接受的,他起了个头我就没让他继续说下去。”

“会直截了当阻截他的言语,恐怕只有敬人一个了。”

敬人带着怀疑的目光看了眼顾左右而言他的英智,追问:“你曾经无数次对我提起过这个人,五奇人之中,你似乎对他非常在意。”

“不可否认,日日树君的才华在学院之中实属罕见。”英智抿唇又笑了一下,“他是一个天才。”

“是,他的确是难能可贵可以与你相提并论的人,你一直都想要招揽他对吗?”

“他是奇人,被隐藏了的天才。”英智点点头:“敬人果然是为数不多了解我的人啊。”

“那么我应该把你的住院地址告诉他吗?”

英智重新打开了《浮士德》,轻声回道:“你已经知道答案了,不是吗?”

 

会注意到日日树涉并不难,华丽浮夸的演出,戴着假面的嬉笑,他是如此的引人注目,所有被吸引了的目光里天祥院英智也在其中。

英智听见房门被轻轻叩响,推开房门的长发少年依旧穿着制服,似乎是从学院直接赶来的。平日几乎每天都会到访一回的莲巳敬人这天却不见所踪,病房里只有他们两人。英智已经停止了输液,躺坐在床上看着慢慢走进的日日树涉,对方收敛着神情动作,看不出“日日树涉”的影子。

摘下了假面的他,会是怎样的人呢?

英智非常好奇。

日日树涉拽了一把椅子到病床边,看到了床头那本厚如砖头的《浮士德》。

“仍然拥有的彷佛从眼前远遁,已经逝去的又变得栩栩如生。”

真是个出乎意料的开场白,智略带惊讶地笑道:“日日树君也喜欢读《浮士德》吗?”

“戏剧部曾经观看过影片,我对它印象深刻。”日日树涉凭空比划着似乎来自于电影中的动作,“它令人对现实更加着迷。”

“日日树君难道是来与我讨论诗剧的吗?”

“难道病床上的皇帝陛下如今还能做别的事吗?如若现在来一场对决,我可决计不会再输给你。”

英智笑得连胸肺都在鼓震:“原来是来寻仇的。”

“NO,NO,NO.”日日树涉摇头反驳,“我既不会乘人之危,亦没有复仇的心思。我偶然间听闻,你所在的Fine几乎已经解散了,对吗?”

“日日树君希望从我口中得到怎样的答案?”

“你这样高贵的陛下,若是无人侍奉,又如何能称为一个王者?”

英智从只言片语中猜出了日日树涉的想法,他为两人这一丝不谋而合的念头而闪过片刻的喜悦。希望日日树涉为己所用的想法早已于心中根深蒂固,击溃五奇人的心理防线唯一想要攻破的,也仅仅只是这一人而已。

一步一步,若非足够的罗网,如何能让这位天才落于掌握之中?

聪明人无需过多的交流,英智清楚地了解对方也应明白这一决定不过是好奇心占了上风。日日树涉想要知晓天祥院英智的想法,而接近是最为直接的方式。

心甘情愿成为侍奉于王者身边的人吗?

真是有趣至极。

“我日日树涉,愿为我的陛下铺开通向王座的前路。”日日树涉从座椅上站起,做了个极为标准的礼仪姿势。右手掌放在胸口,字字有力如若在完成一场精彩的演出,“天祥院英智值得我侍奉。”

“或许我只是万人眼中的梅菲斯特。”

日日树涉笑着说:“那么你愿意同我这位浮士德签订交易的契约吗?”

“啊……哈哈。”

英智看着日日树涉,将床头的书册搬起,递到了对方手中。

“It's so beautiful please wait for me.”

他如此说。

 

英智养病的几个星期内敬人总能看见不期而至的涉。

一如此刻,敬人推开病房的门,就看见涉坐在床边捧着一台平板电脑,上面正播放着英文歌剧。敬人不总是关注这些西方艺术,自然没听得出这是哪一部世界级的巨作。他将包放下,推了下眼镜静静地望着两人。英智专注地望着屏幕,稍有起色的脸庞上浮现出淡淡的笑意。涉学着歌剧里的台词情不自禁地演绎,偶尔略扬起嗓子,宛如唱诗班诵念着绝赞的字句。

叽叽喳喳的病房,噪音让敬人有些头疼。

“日日树君,英智他还是病人,应该安静休息。”

涉还未开口,英智倒先行开口道:“没事的,现在已经好转了许多。何况这些歌剧的确有趣,引人入胜呢。”

“可是。”

“倘若慢慢效仿起这些虚构人物的神情动作,让艺术无限——放大,可以感受到属于艺术的活力啊,莲巳君。”涉暂停了视频播放,站起身,学着刚才歌剧里的那段台词,做着夸张的动作,在病房里转了一个圈。长长的头发险些扑到英智的脸上,后者面不改色,平静地期待着涉下一步的动作。

慢慢地,慢慢地,涉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微蹙的眉眼与颤动的唇,将内心的挣扎活灵活现地表达完全。他旁若无人地念着台词,并不觉得病房这样的场合与艺术相去甚远。

“有两种精神居住在我的心胸,一个想要同别一个分离!一个沉溺在迷离的爱欲之中,执拗地固执着这个尘世,另一个猛烈地想要离去风尘,向那崇高的灵的境界飞驰。”*

敬人惊讶地看着涉,张口既来的情感表述,戏剧部的演技天才或当如是。涉在一瞬间就带上了属于演员的面具,变为了另一个人。这短短几句话模仿得趋近完美,敬人有片刻差点将涉错认为从歌剧里走出来的那位主角。

而下一秒,涉又变回了原本的模样。

“Amazing——”

在敬人眼中视为恶劣的笑容重新唤回了敬人对涉长久以来的印象。

“呵呵,真是非常精彩的表演呢,涉。”

“能够被皇帝陛下如此称赞,日日树涉深觉荣幸——”涉弯下腰,做了个相当完美的行礼。

敬人用鼻子哼了口气,眼镜上蒙上一层薄薄的白雾。

现下的情状该说是志趣相投吗?欣然接受着皇帝的称号,与毫不做作自然吐露出这样的名号,大约也只有在这样的病房里才不会令人觉得惊讶了。

 

有了长期出没于病房的日日树涉之后,敬人去病房也不再那么频繁。倒不是放心那位不着边际的天才可以将英智照顾得很好,只是敬人着实不太乐意总跟涉打照面。除了去向英智说明学院的最新情报之外,也不再有事没事儿都往病房里跑了。

学院在英智创造了不败战绩之后消沉了一段时间,跟随着英智的Fine成员在英智住院之后纷纷决意离开。在英智出院的前一天,最后一名成员也选择了离开。

英智并不惊讶,也没有任何失落。

重组Fine本就在他的计划之中。

出院后他就回去了学院,敬人有弓道部的活动,涉也不知在学院的哪个角落里演绎他的全新对白,无人迎接他的王者归来。英智深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冲洗去鼻腔里满藏的消毒水味道。

他慢慢地沿着树荫往教室的方向走。

“看来这次恢复得很快。”

走到转弯口的时候,他听见有人在说话。循声望过去一瞧,朔间零倚靠在树干上,闭着眼睛晒着从树梢间透出来的阳光,就像是个与自己无关的路人一样。英智停下脚步,转过身子面对朔间零,轻轻笑道:“也许是全新的活力带动着我也变得健康起来了。”

“你是在说涉吗?”

“你与涉关系一向很好。”英智答非所问。

朔间零睁开眼睛,吸血鬼一般的赤色眼瞳中带了些不明所以的神采。“你打算和涉一起重组Fine吗?”

“我的确想要一个完全不一样的Fine,但涉是否愿意同我一起,我无法替他做决定。”

“是吗?”零站直身子,掸了掸背后的木屑,然后缓步走到英智面前,“恭喜出院。”

“谢谢。”

朔间零哼了一声向英智道别。英智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敬人就匆匆赶了过来,背着弓具提着包,部活结束连气都没喘一口就跑过来接英智。英智笑容满面地望着敬人,拍了拍他的肩:“一直以来都麻烦你了。”

 

朔间零绕路去了戏剧部的活动教室,日日树涉果然不在其中。

零不想满学院地去找一个抓不住影子的男人,就留在教室里等他。戏剧部活动教室里千奇百怪的道具比比皆是,仅仅衣帽架上就挂着三四种不一样的面具。活动教室布置得非常有日日树涉的特色,每一个角落都充斥着爱与惊喜。

“爱”的话零倒是没感觉太多,惊喜对他而言也不会过于深入。他转了一圈,随意找了个地方坐下。

等了约莫半个小时,日日树涉才姗姗而至。

“吸血鬼大人大驾光临,真是让人意外啊。”涉将脑袋上的魔术师帽子摘下挂在架子上,一边换掉演出戏服一边问道,“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你要和他一起重组Fine吗?”

“你竟然会问我这个问题?”涉穿着学院制服说道,“显而易见。”

零抱着手臂看着涉:“换一个地方继续演出,你觉得很有乐趣吗?”

“天祥院英智也是一个非常优秀的表演家——没错,非常得优秀。”

“输给他不会觉得不甘心吗?”

涉摇着头,用手比了个半高的位置:“已经站在顶点,然后忽然发觉这世间还有更加高尚的艺术,这是一件非常magic的事情——”

“你选择臣服于这个王?”

“日日树涉一直都是为了让别人感到快乐而扮演着角色的道化师。而现在,”涉稍稍顿了一下,继续说,“这位道化师的舞台,开始为天祥院英智所有了。”

评论

热度(18)

  1. gggogepHibiki 转载了此文字
    當初就是為了這篇才開了LOFTER的…… 今天想翻出來重新看一看,竟然發現沒有收藏…… 真是……